IMG_3254  


         宿舍好安靜,連一根針掉落都足以響亮地在迴廊回聲。這個充斥著粉紅色康乃馨和商業化的節日,故意坐落在周日,就好像本來就規定著,母親節一定要回家看看家人那樣。連上星期的國光國小講故事,我們還設計活動,希望小朋友畫出自己心目中那個媽媽,還有畫一份禮物,帶回家送給她。

說來這麼諷刺,這個假日,我自己待在台中,獨坐在宿舍裏頭,看著、聽著外面下著雨,就像宜蘭的天氣,綿綿細雨。

這個假日對我來說,不只是母親節。

『下周末是母親節,也是我的生日耶!』上星期三晚上,老爸在skype裡這樣說,我隨口回他:『我沒辦法回去啦!我沒有買車票!還有,哪有自己提醒別人自己生日的啦!』老爸呵呵地笑,於是我埋頭,繼續忙森林週了

這個恰巧,老爸的生日,每一年都在母親節當天或前後,好像設計好能一起慶祝,或是說能有個名正言順的慶祝理由,或是說能讓一家人聚一聚的理由,或說,一家人一起坐下來吃個飯哪需要什麼理由?

然而今年,我殘忍地留在台中,假裝不懂這個精心設計過的巧合。

曾經是那個全家族公認最難帶的孩子,曾經每天上幼稚園都要大哭大鬧不想進教室的孩子,曾經因為睡不著而嚎啕大哭的孩子,曾經不挑剔在菜市場買有些俗氣款式衣服的孩子,曾經鬧彆扭甩門大發脾氣的孩子,曾經大放厥詞說大學要離家越遠越好的孩子,曾經上大學兩個禮拜都回一次家的孩子,曾經每一天都要打電話回家的孩子,曾經回家頻繁到鄰居都說我不像大學生的孩子,曾經是那麼單純想家的孩子…這些那些,都是曾經的我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忘記。

        什麼森林週、什麼國際志工、什麼興大志工、什麼樓長、什麼實驗室、什麼社區、什麼企畫書、什麼農業、什麼社會企業、什麼插畫、什麼打工、什麼開會、什麼報告作業考試,我知道,你們都分不清楚也搞不懂,你們只說:『要用錢就去領,吃的不要省,都大三了,要記得念點書。』好像我們之間生活圈交集越來越少,好像找不到其他話題,又好像你們給我的越來越多,我們卻感覺越來越遠。電話中,一直重複著這些話。

我著急地回頭撿拾某些關於我們一家人相處的畫面,眼前卻有更龐大的壓力和死線等著,我魯莽轉身,繼續迎戰。將會犧牲掉什麼?或說是已經放手什麼?我只是想說:或許,我多了解了一點社會上的雜事;或許,因為經歷很多事情,又多認清了自己;或許,我接下了更多責任想讓自己成長更多。但,我依然是那個我,那個黃郁嵐。依然喜歡隨手畫畫,依然想把每件事情都做好,晚上依然會在被窩裡偷偷掉淚,遇到挫折依然會鬧彆扭發脾氣,依然會以宜蘭感到驕傲,依然覺得你們是最棒的爸媽,依然是我。

宿舍裡一樣安靜,敲鍵盤的聲音有些響亮,眼睛突然模糊起來,仰頭,不想讓眼淚掉下。然後,外面的雨好像停了。

 

 

 黃郁嵐 隨筆    20130511   22:10

m1 m2 m3

 

IMG_3242    

 【小孩,一種令人著迷又純真的正向力量。】

:畫一張圖,給心目中那個媽媽,也可以是爸爸阿嬤或阿公
:我畫阿嵐哥哥耶...(圖舉高高)
(始終離題的孩子們,好愛你們)


Yo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影片分享達人
  • 很﹌熱○鬧☆的地方○,﹂互♀訪〇一﹉下~,增進感♂情﹎!﹉
    少~女懷孕7月﹍賣◎淫養男友○
    <急﹉速﹎分♂享轉載>別~讓女◎孩﹎笨﹉下○去了
    goo.gl/W0fCfb